流行語百科  > 所屬分類  >  流行詞匯   

薛曉同人文

在曉星塵死后的八年時間,義莊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 宋子琛依舊是一個兇尸,可是……卻是一個有感情的兇尸了,因為,有一個人在離開前解除了宋子琛顱內的顱釘。他帶著曉星塵的尸體和阿菁的魂魄,離開了義莊,來到了另一個村落,重新建了一個白雪觀。他動作僵硬,夜間除魔,卻趁著空閑時帶著一個人,云游四海。 那個人有著世間絕美的容顏,有著市井無賴的痞氣。 那個人,一身黑色衣袍,背后背著一把死氣升騰的黑色長劍,一個無法言語的兇尸,一個斷臂失心的少年,就這樣……互相嫌棄但又互相幫助的四處奔波。無人知曉這兩位完全不是一路的人為何這樣互相依靠,又為何要四處奔波?至于這答案,只有他們自己才懂,才知曉。 “這是最后一縷殘魂了,今天過后,我們就可以分道揚鑣了,他……也該醒了吧……”一個斷臂的少年說道。 “嗯……沒錯,過了今天……我就可以帶著他走了,你永遠也別想再傷害他”一個動作苯拙的道長用意念回道。 “哈?宋子琛,你……”那人想說些什么,可是……話到嘴邊又落下。 良久,只聽到那人聲音顫抖的說道:“嗯……好,宋子琛,你一定要好好照顧他,不然,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!” “嗯!”那位似人非人的道長回道。 雖只有短短一個回應,卻讓那人心如刀割,沉默片刻…… “喂,宋嵐,那個小瞎子的魂魄齊了嗎?”只見那人有些痞氣的問道。 “嗯,齊了?!蹦侨嘶氐馈?nbsp;“喂,宋子琛,你會做飯嗎?你會削兔子蘋果嗎?你會……”那人有些哽咽道。 “薛洋??!你別想了,縱使我不會,我也不會讓你再傷害他??!”只見那個道長憤懣的答道。 “哈……那…那個…宋子琛,我知道…走吧”那人笑著答道。 傍晚時分,殘魂都已經收集完畢 “來吧……”只見那人凄笑道。 說罷,便把那兩個魂魄一同放入不同的棺材中。 四周靜悄悄的……只見那人和那個似人非人的道長一同沉默。 良久…… 那人才開口道:“他……快醒了吧……我……我去給他做頓飯!最后一頓飯了…”只見那人踉蹌的走向廚房… 不一會兒,一個個佳肴已擺在桌上。那人嘗了一口,竟覺得好咸。奇怪……他明明沒有多放鹽啊。這時,他發現……自己的淚水順著臉頰不住的滴下,竟滴到了菜里…… 也罷,不做了,削個他愛吃的兔子蘋果吧。 多削幾個吧……不久,一個個兔子蘋果就出現在那人面前。只見那人滿意的笑笑,露出了兩顆小虎牙,笑的像個孩子一般,說道:“嗯,不錯!只有最好的,才配的上他!” “宋子琛,他……醒了嗎?”只見那人笑著問道。 從遠處飛來一張紙,上面寫著:他醒了,但是……很虛弱,請你離開吧!我不想讓你再刺激他!你永遠也別想傷害他。 “嗯……好……那我,走了啊…宋子琛,宋道長,你要好好照顧他啊?!敝宦犇侨似鄾龅男Φ?。 拿起降災,拾好行囊,準備離開這里了。 剛要走出門口,卻退了回來,似是想起了什么。 看到此幕的宋道長,警惕道:“你又回來干什么?嗯?”說罷伸手便去拿拂塵。 “宋子琛,等一下,給我半個時辰行嗎?讓我和他道個別,讓我……”那人突然說不下去了,哭了起來。 “你……哎……好吧……”宋子琛無奈的說道。 “道長,洋洋想你了,一會兒你就醒了,讓我……來送你最后一個禮物吧!”只見那人顫抖著說道,再一次扯起了那熟悉的少年笑。 說罷,拿起棺木旁的霜華,凝視了一會兒,又放下了。拿起了自己身后的用黑色布匹包裹著的黑色長劍——降災。 刺進了自己的雙眼,刷的一聲,挖出了自己的雙眼。 眉間空洞洞的,還在流血呢。用盡自己最后一絲法術,幫曉星塵恢復了光明。 過后,那人又來到一個青衣裳服的女子的棺木前。 嗤笑道:小瞎子啊,最后還是你贏了,今后的糖都歸你了,以后……再也沒人和你搶道長了,抱歉啊,挖了你的眼睛,我現在也沒辦法還給你了,我就用我的血液來為媒介,來讓你重獲光明,呵呵,不像我了吧,說真的,我并不喜歡你,相反我特別討厭你啊,討厭你的聰明,討厭你和我搶他,討厭你和我搶他給我的糖……不過,現在啊,不在乎了,送你又如何?” 就這樣……那人用他的血為媒介,讓那位女子再次擁有了雙眸。 良久…… 薛洋才出來,見到這一幕的宋子琛驚呆了,他怕薛洋又傷人,他甚至為自己的選擇而后悔。 他推開薛洋,薛洋輕咳了幾聲。一瘸一拐的走出門外。 當宋子琛來到那個房間時,他發現……曉星塵醒了,阿菁也醒了,他聽到,曉星塵和阿菁竟然一齊說:唔……這陽光,怎么如此刺眼。 他們……復明了。 他在桌邊發現兩張紙,上面寫滿了字,定睛一看:道長,我走了,不用來找我,呵呵,你也不可能來找我,宋子琛,曉星塵交給你了,你要好好照顧他啊,對了,我把虧欠小瞎子和曉星塵的都還了,當然……還曉星塵,遠遠不夠啊…… 宋子琛,你贏了,他們……交給你了。 這時,阿菁也湊了過來她看到了一段話,一段讓她為一個她恨之入骨的一個人所流淚的一段話。:小瞎子啊,以后沒人和你搶糖了,沒人和你搶你的道長了。我知道你精明,所以,你一定要好好照顧他,曉星塵太善良了,也太傻了。你必須要保護他,不然,我薛洋就算是死也不放過你啊。 曉星塵也醒了,看到了這段話:道長,洋洋走了,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道長了,道長……再見了,哦,不,永別了!洋洋欠你的,下輩子再還吧……哦,不,忘記了,你……你肯定不想見到我了。呵呵,道長,廚房盤子里有兔子蘋果,你說……你喜歡吃阿洋削的兔子蘋果吶,道長,洋洋,想吃糖,你……還能買給洋洋嗎?呵呵,我想……不會了吧,畢竟沒有一個人會給一個殺了自己的人買糖吃…道長啊,洋洋,最后一次叫你一句道長,再見了! 一旁的阿菁流下了眼淚說道:姓薛的,你給我回來,我才不要你的血,也不要你的眼睛,我就算成了瞎子,我不要欠你的,姓薛的,道長我會照顧,不過……我,我還是想和你斗嘴啊,這樣……才會有意思啊,姓薛的,你這樣做,是想讓我感激你嗎?我告訴你,不會的,你怎么做,我都討厭你,姓薛的,你給我回來??!” 一旁的宋子琛,也頓時覺得心中不是滋味,在一旁沉默…… 只有曉星塵,他征征的看著那封信,不一會兒,才反應過來,看著桌上干凈無瑕的霜華,遲疑了一下,便帶著霜華,沖出門外,他也不知道他為什么這么做,他也想知道他的心為什么這么難受,似是在滴血,似是被數把刀在輪流切割希一樣。 當他再一次見到薛洋時,他叫住他說:薛洋!只見那人回眸一笑,那副模樣,讓他驚呆了,這…一個眉間無物的少年,正在笑,正在對著他笑啊,一個雙眼還在滴血的少年正露著小虎牙在笑啊。 他顫抖著過去道:薛…薛洋…你… 只見那人莞爾一笑道:哈!這個啊,沒事的…瞎了而已,左臂啊,斷了而已,道長……你還記得嗎?你說我的心是黑色的,今天我就把它剖出來,讓你看看,究竟……是黑色的還是紅色的?” 說罷,薛洋再次拿出刺進了心臟,刷的一聲,心臟被挖出來了,鮮紅的血液頓時噴涌而出。 而薛洋呢,卻像一個得到好成績亦或者得到好寶貝想…迫不及待的給別人看,得到別人的贊賞的孩子一樣,高興的把它舉起來,然后,虛弱的笑道:“道長啊,這就是我的心臟,我如今看不到了,你可以告訴我,我的心臟是黑色還是紅色的嗎?”虛弱的薛洋露出久違的少年笑。 而面對這一幕的曉星塵,卻已然驚呆,也心如刀割一般,流下了眼淚,說道:“紅……紅色的,特別透亮,洋……阿……阿洋……”說罷,跑過去抱住薛洋。 “嘿,道長,你…你來了啊,你沒事太好了,都怪洋洋不懂事,對不起,洋洋害了你,洋洋資格得到你的原諒。道長啊,洋洋,洋洋……”薛洋抽泣道,但聲音卻越來越微弱,氣息也是。 薛洋用僅有的右手輕輕撫摸著道長的臉頰,笑著說道:“道長啊,你…你可以不怪洋洋嗎?洋洋,真的知道錯了,洋洋這么做……是因為,洋洋心悅你,哎,我真是傻,如果是我的話,我也不會原諒我的,道長啊,再見了,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,洋洋,希望…希望你可以忘記十惡不赦的薛洋,而……而只是記得義莊的愛吃糖的阿洋…道長啊,再見了,洋洋……心…悅…你…!”話音未落,那只手,已經垂下。 抱著薛洋的曉星塵感知到了他的氣息已經消失,他那垂下的右手,瘋狂的哭喊道:“阿!阿洋!阿洋…阿洋!我錯了,道長錯了,道長真的知錯了,洋洋,道長也心悅你啊,道長也想和你在一起啊,,阿洋,你回來好嗎?道長給你買你最愛的糖吃啊?!?nbsp;“阿洋!”曉星塵仰天長嘯道。 他帶走了薛洋冰冷的尸體,帶著他……云游四海。 此后,世上少了一位白衣道長,卻多了一位黑袍少年。 曉星塵活成了薛洋的樣子。 申未年 3月15日,我學你吃糖… 申未年3月16日,我學你喝酒,味道好辣啊?!?nbsp;申未年8月23日,我學你說話… [編者的話,這就是薛曉同人文,特別甜吶,哈哈,我就是魔鬼,自創,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。] ┍清風明月曉星塵,十惡不赦薛成美? 成美成美,何曾美?
1

附件列表


16

詞條內容僅供參考,如果您需要解決具體問題
(尤其在法律、醫學等領域),建議您咨詢相關領域專業人士。

如果您認為本詞條還有待完善,請 編輯

上一篇 挖墻腳    下一篇 黃XX回應中年王子病

標簽

暫無標簽

同義詞

暫無同義詞
双色球图表走势图大全